【魔祖】行到水穷处(一)

        家宴过后没几天,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闲得发慌,要蓝忘机陪他下山逛逛。
        才到山门,二人便发现了不对劲。石阶夹道是一片桃花林,灼灼然好不美丽,如今花瓣却纷纷无风自落,魏无羡了然眨眼。
  蓝忘机停下步子,低叱一声:“出来!” 
  几棵树上希里哗啦一阵,蓝家的小辈跟果儿似的挨个砸到他们脚边。
  “金凌你刚刚动作太大了,”蓝景仪捂着头抱怨:“下来的时候还踹了我一脚!”
  金凌哼了一声,边整理服饰边道:“那是你自己不晓得躲。”
  蓝思追巴巴地冲手牵手的二人讨好地笑:“含光君,莫...魏前辈,你们是不是要下山?真巧,带我们一块儿吧。”
  “巧,是巧,叔父两柱香前才吩咐过我们,要盯紧了不让你们几个乱跑。”
  金凌撇嘴:“这就叫起‘叔父’来了?家宴上蓝老前辈可是不肯受你那一礼。”
   魏无羡也不恼,笑道:“无妨,总归含光君已经是我的人了,你说呢,蓝湛?”
  蓝忘机欣然颔首。
  蓝思追见状急了,跺脚道:“金凌你就不能说几句好的?要是我们又被捉回去倒立抄家训,你一个人玩去吧。”
  “谁说我就要一个人玩的?”金凌涨红着脸反驳:“你们不下山,我就、就、就去找鬼将军!”
  说完他自己先悔得咬唇,魏无羡却好笑地挑眉,连带着蓝忘机的表情也柔和了些。
  “行了行了,孩儿们,跟夷陵老祖下山吃小姑娘去!”魏无羡一拍手,众人忙喜孜孜跟上。
  今时不比从前,魏无羡无论多么大摇大摆地出入山门,终于也不会有人拦着了。
  小辈们出得云深不知处,早一窝蜂奔向市集,知趣地留下二人独处。魏无羡负手四下闲望,蓝忘机背着琴亦步亦趋。正值彩衣镇每月十一的大集,街上吃食玩物琳琅满目,魏无羡有心要逗蓝忘机,专挑些吆喝声大的摊子凑上去,也不同店家搭话,只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瞧瞧货物,再瞄瞄身旁的含光君。
  蓝忘机只得开口:“你想要哪个?”
  魏无羡才看清原来是一排花花绿绿的面人,随手指了指离得最近一个青面獠牙的:“这捏的是什么人?”
  摊主“咦”了声:“此乃夷陵老祖。”
  魏无羡的脸色僵了僵,道:“不像!”又指着旁边一个背着琴,表情呆板的蓝衣小人,笑睨了一眼蓝忘机:“这定是含光君了。”
  “此乃蓝家宗主。”
  蓝忘机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了。魏无羡又观察了几个, “含光君”和“蓝宗主”的唯一区别竟然是没有点出嘴唇。他依稀认出来几大世家里名气数一数二的人物,连聂怀桑都有,只是做得身形稚气许多。魏无羡留意到这其中唯独没有金光瑶,不禁感叹果然姑苏城中消息灵通,这么快就给夷陵老祖平反了... ...问题是他为何还是这个狰狞的形象?
  然,还有更多的故人,他们已不再被现世记取,留下的许是锁灵囊内一缕缥缈的残魂,许是负着双剑渐行渐远的身影,又或许是日夜怒火中烧冲撞着封印符咒发出的低声嘶鸣。
  “走吧。”
  蓝忘机在衣袖的掩护下捏捏他的手指,魏无羡回过神来,见他已付了双倍银钱,一手掣着那个夷陵老祖的面人,连忙自己也拿下代表含光君的小人,得意地冲他抛了个媚眼。
  二人走走停停,正逛得兴起时,忽得远处传来一阵骚动,大批惊慌的人群往集市这边涌来,有几个摊子撞得七零八落。
  正是码头的方向。魏无羡第一反应是扭头问:“你可别告诉我彩衣镇现在还有水行渊?”
  蓝忘机皱眉:“水行渊早就被蓝家合力化解了。”
  说话间避尘已然出鞘,足尖轻点跃至半空,顺便搂着魏无羡的腰把人带上剑身,逆着人群仓皇逃跑的路线而去。
  原本景色旖旎的碧灵湖畔狂风大作,掀翻了七八条小舟,还有几艘正正在湖心打着转,眼看着要被吸进漩涡中央。
  蓝忘机催剑救下被困的平民,魏无羡在岸边敦促大家有序撤离,他若有所思地凝视湖心那黑魆魆的巨口,漩涡像个看不见的吃人怪物,还在不断地扩大边径,搅起的水流中除了小船残骸,更有鱼虾的腥气冲天。
  无论地点和景象,几乎与当年的水行渊别无二致。可是从未听说过水行渊一旦消灭,还能再度复活。
  蓝忘机目光一凛,当即落脚在魏无羡身边,反手执过琴来,铮然几声,裹挟着劲道的弦音直奔湖心,激得浑浊的湖水临空卷起六七尺高的一道水墙。
  魏无羡忽而大叫:“不对劲!”
  蓝忘机分神扭头投来疑问的一瞥。
  魏无羡道:“不是水,是这湖底!湖底有东西!”
  蓝忘机了然,指下一转,奏了寥寥几个音,改为分水诀。顷刻间湖中又是另一番光景,原本沸反盈天的波浪被强行压下,以漩涡中心为原点向四周挤压,架势竟是要将这一片的湖水排空,露出水底的东西。魏无羡拍拍蓝忘机的肩,笑道:“不必如此,待我下水一探便知。”
  能被他感应到的东西八成已是死物,既有陈情傍身,断不致出什么差错。魏无羡无视蓝忘机不赞同的眼神,三下五除二除了鞋袜,把衣服往他怀里一抛,白花花的身体一个猛子扎进水里。
  虽然不是这副躯体,少时在莲花坞凫水捉鬼的记忆渐渐浮现,魏无羡在黑暗的湖水中疾速下潜,仍似一条矫健的白鱼。不出他所料,沉到四分之三处,隐约能够望见漩涡底下一片乌沉沉的阴影,轮廓不甚分明,强烈的阴气便是从那里发出来的。
  身旁游过一只水鬼,速度竟比自己快上几分,仿佛受那湖心的东西召唤似的。好歹水鬼也是鬼,魏无羡虽然嫌弃,依旧抽出腰间的陈情吹了两个音,将一缕神识附在那水鬼身上。
  随着水鬼下坠,魏无羡渐渐能够看清更多的情况,那一团黑色的雾气笼罩下纵横伸出几条巨大的锁链,缚住中间的东西,周围水里的生物与非生物源源不断涌去,尽数没入黑洞洞的巨口。
  确然是它在吸收这湖里的一切,吞食得越多,黑色的雾气边缘便向外弥漫,大有茁壮生长之势。
  明明是被锁住的,却有如此旺盛的阴气,而且不分活人死物,通通能化为己用,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  附神的水鬼仿佛献祭似陷入那团黑雾,魏无羡赶紧撤回意识,肩上蓦地挨了一下拍,回头一看,蓝忘机悬浮在他身后,穿戴得整整齐齐,周身半滴水也无。
  “辟水符?”魏无羡嗔怪道:“你随身带着这样好用的物事,怎么不告诉我?”
  蓝忘机面无表情:“你不等我讲。”
  “我的衣服呢?”
  身后嗖嗖嗖又两道人影潜至他身旁。蓝景仪和蓝思追光着上身,各人抱着剑破水而来:“有猎物?也带上我们嘛!”
  如此定然是金凌在岸上看衣服了。
  魏无羡刚想到,却瞧见了姗姗来迟的金凌,思追便笑:“怎么这么慢,莫不是迷路了?”
  金凌瞟了一眼,不予作答,许是头一次看见魏无羡光着身子的样子,众人目光躲躲闪闪,还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  “你们都下来了,那谁守着东西?”
  “温宁啊。”思追答得毫不犹豫。
  魏无羡失笑,小家伙竟真的把温宁也叫上了,要说战力,温宁一个比他们顶事得多,不过温宁的性子肯定是乐意待在岸上等的。
  “喏,”他指指那一团黑雾:“你们可知道这湖底原来锁了个什么?”
  众小辈面面相觑,到底是蓝忘机先答道:“记载是未曾提到过,关于此湖有一个传说。”
  说是从前湖心有个小岛,隐居着位碧灵仙子,相传她容貌昳丽,性情却十分古怪凶僻,若有闲人贸然登岛,必定会船毁人亡。直到有一天一位丰神俊朗的仙家途经此地,碧灵仙子一见倾心,主动邀他至岛上作客,怎知仙家乃是有备而来,略施手段便抽去了碧灵仙子的内丹。
  没了全身法力,又被情人欺骗,碧灵仙子一气之下引剑自尽,连同小岛都沉入湖心。
  这流传数百年的故事便是碧灵湖一名的来历。
  只是这样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被锁住,魏无羡粗略估计,锁链一共有五条,倒像是封印着什么妖物,只是年代久远,上面的符箓都脱落了。
  “先试着让它安静一点。”
  蓝忘机奏起镇魂曲,怎料那团黑雾像是受到什么刺激,剧烈搏动起来,竟隐隐有挣脱锁链之势。
  “快停下!”
  魏无羡道:“蓝湛,这东西像是识得你的曲子。”
  蓝忘机皱眉:“这是蓝家独门的曲谱。”
  两人相视一眼,同时望向那一团黑雾,似是都想到了一种可能性。
  TBC

评论(3)
热度(271)

爬墙中转站,CP都可逆,来去请随意。

现充咸鱼一条了(。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