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魔祖】行至水穷处(五)江澄

云梦,莲花坞。 
 
 
 
 金凌旋风似的一路冲进校场时,江澄正在指点门生,随手抽了一名学生的佩剑,起手衣袂飘飞,扳指中一道霹雳电光缠上剑身,挥刺间自有雷霆之势。 
 
 
 
 “舅舅!” 
 
 
 
 江澄蓦地收了手,皱眉望向他:“刀剑无眼!金凌,都是要当家主的人了,如此莽撞成何体统!” 
 
 
 
 金凌跑得鬓发散乱,一句话喘了三次:“魏、魏无羡,共情的时候,出事了!” 
 
 
 
 江澄本来不算晴朗的脸霎时寒霜密布,手中一抖,剑气在校场的地面留下一道狭长的焦痕。 
 
 
 
 他道:“那又如何?他的事又轮不到我来管。” 
 
 
 
 “舅舅!”金凌急得快哭出来了:“含光君已经弹了几百遍琴了,他一点动静都没有,我……我还试了江家的银铃... ...” 
 
 
 
 江澄浑身发抖,咬牙切齿吼了一句:“魏婴!” 
 
 
 
 索性弃了剑,扭头大步往外走。训练中的门生们面面相觑,直到那一个捡起了被江宗主摔下的剑,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,彼此眼里都有劫后余生的侥幸。 
 
 
 
 江澄走出去好远,又回头喊:“小兔崽子,还愣着干什么!” 
 
 
 
 金凌忽的一喜,忙拔腿跟上了。 
 
 
 
 “舅舅,我给您带路,是在姑苏城旁边的彩衣镇...哎这边这边啊!”江澄要去的分明是书房的方向。 
 
 
 
 那时还年幼的金凌有所不知,夷陵老祖身死魂消之后,江澄非但没有任何大仇得报的快意,反而整个人垮了下来。 
 
 
 
 亲姐尸身未寒,莲花坞百废待兴,昔日和睦家景转眼只留得一脉骨血,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。江澄从来没抱过小孩,只觉得暖乎乎吐着热气,手足无措地把人摁进怀里。金凌闷得不舒服,瘪起小嘴,脸涨得通红,要哭不哭还偷眼去瞟他。 
 
 
 
 江澄突然就爆发了,抬手一巴掌击碎了桌角:“你哭啊!” 
 
 
 
 “你怎么不哭!忍着做甚?你知不知道你爹娘都给人害死了?!” 
 
 
 
 “你知不知道谁害死的你爹娘?” 
 
 
 
 江澄自语,声音越来越低:“你知不知道,魏婴也死了...只有我们两个了。” 
 
 
 
 话毕腮边无端滚下两道浊泪。 
 
 
 
 没过多久金氏派人接走了小公子,江澄独自一人整顿诸事,重建莲花坞,期间也派人去了不少次乱葬岗。江厌离丧期一过,他便开始满世界抓那些妖魔邪道拷问,誓要揪出魏婴那个混蛋。 
 
 
 
 刨地三尺,遍寻招魂夺舍之术。魏婴,怎么能让他就这样死了,把他带来的痛苦留给自己一个人? 
 
 
 
 江澄没去书室,拐个弯进了卧房,床头凿了一条长长的暗屉,午夜梦回时伸手便能摸到亲人留下的遗物。 
 
 
 
 暗屉一角垫着沓陈年书信,魏婴的母亲藏色散人在与江家家仆结为道侣后,相偕周游天下,其时仍与家父保持着紧密联系。当初他因为温家余孽与魏婴撕破脸皮,连带着整理遗物时看到这些信件也怨气冲天。而后也曾忍耐着读过一遍,其中有些内容他当日并未深究,如今真相厘清,信中字里行间皆平淡无奇,江澄望着它们,反而心涛难平。 
 
 
 
 二十余载,通信的双方早已故去,就连书信中提及的人物,也几乎都死过一回了。 
 
 
 
 “枫眠兄一家近日安好?聂氏宗主新故,小友明玦继任,留我二人常住,盛情难却, 况儿尚年幼,不便奔波夜猎,余与长泽暂居清河。 
 
 
 
 兄曾道夜猎为生风餐露宿决非久计,然则离山数载,师门教诲,余未曾有一日敢忘,常思但凡身有滴血,即当溅洒神州,以镇凶邪。 普天之魑魅魍魉,何其多哉!未知此时何日,而吾儿又当何如?愧矣。 
 
 
 
 另:幼子尚未取字,长泽谓之可单名一婴,意在愿之生平心性至纯且笃,忘忧无羡,宛然若初生婴孩耳。余欲俟其周岁,携之往至不咸,拜谒师尊求赐一灵根。” 
 
 
 
 “枫眠兄:见字如晤,师尊有言无事不得回山,乃因新收一师弟名星尘,不愿轻易败坏规矩。我儿高烧不退,心急若焚,索性便在山脚下赖他几天!总不可见死不救——实非乖佞贪念,师徒之情深使然... ...师尊恐生是非,故不容我等向外人道,唯枫眠兄知之而已。” 
 
 
 
 江澄闭了闭眼,不再翻下去了。 
 
 
 
TBC
 
 
 
嘴上说着管他死活,其实不是很担心么?

评论(12)
热度(124)

爬墙中转站,CP都可逆,来去请随意。

现充咸鱼一条了(。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