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忘羡】行到水穷处(七)业债

魏无羡没想到在共情里还能故地重游,只可惜屠戮玄武洞是段不大愉快的记忆。
那同温晁模样一般的自然是温家的先祖,英名远扬四百余年的大侠温卯。温卯道,蓝安夜猎时伤重命悬一线,须得这屠戮玄武的内丹方可渡过难关,碧灵仙子二话不说便答应,即刻同他动身前往暮溪山。
好似一泓积冻上百年的冰湖,忽而遇了一捧火,坚硬的冰层自深处迸裂开来,汩汩流出鲜活的水,碧灵仙子的心宛若那封在湖中的一尾鱼,蓦地得见天日,又遭不住温度的骤升,五内翻滚着不知欢欣还是痛苦。
山中一派萧疏冬景,积雪落木,呼气成冰。群山里隐隐飘来熟悉的旋律,恍惚令魏无羡想起,似乎忘记了什么万分重要的事?
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,甚至是不惜生命也不能错过的。
然而受碧灵仙子情绪感染,魏无羡终归无暇多想,只能不管不顾向前走。
  思及蓝安,碧灵仙子心如焦焰,不住催促,温卯一路眉头紧蹙,手按腰间长剑边走边四处瞭望,不敢丝毫懈怠。
“温公子,蓝安他如今也在此处?”
温卯抿唇,低声回答:“是。”
“那他也是为猎这屠戮玄武而来?他如何受的伤,身边还有些谁… …为何这山林中并无一丝异状?”
当然没有异状啦,魏无羡在心底嘿笑,因为那老王八在冬眠呢,要是被你们给打着了,那我和小湛湛当年玩儿什么。
  哎我在想什么?魏无羡心中一悚,共情里待得久了,记忆好像受到了干扰,连自己的身份都快要一点点忘记了。
  蓝湛!蓝忘机,含光君!怎么能忘记我的人!
  他再看视野前这一片景象,顿时摈弃了碧灵仙子那幽怨的眼光,心里澄明如镜:路,是当初他们作为诱饵时被押解的小道,再往前一段就该到了那丛根须盘错掩映之下的洞口。
  回流的记忆,吉光片羽逐一闪过。  
  十几岁的蓝湛啊……一张凄苦的小脸惨白,怎么撩都不开心,偏偏他越看越可爱。魏婴故意要去扒他的衣服,为的是激那一口淤血,又何尝不是私心想调戏一番,那又惊又羞且生气的模样...啧啧,真是再难看到了。
  后来蓝湛交代,魏无羡睡着的时候,他偷偷将他的头枕到自己腿上,魏无羡睡得太欢,梦里又笑又咂嘴,还滚到了地上。蓝湛又扶他起来,轻轻摸了摸头,静悄悄的,抱了一会又放下来,故意坐得老远,装作冷淡,心里不知道多可惜。
  魏无羡记得,他醒来时,见蓝湛生了一堆火,火光映得他的脸庞犹如美玉,暖而温雅。
  说起来洞底那时候蓝湛还唱歌给他听了...叫什么名字来着?
  如果此刻他用着自己的身体,应当是嘴角噙满笑意。一阵剧痛穿透胸膛,将沉浸在柔软回忆里的魏无羡生生钉在原地。
  视线从埋在胸前的剑,到执剑的温卯,再到十步之外,阖目状若死灰的蓝安,怀中小心而珍惜地抱着个重伤昏迷的女子。
  温卯这一剑拿捏得恰到好处,只是穿胸而过,并未伤及脏腑。浓稠的血顺着剑刃滴在白雪覆被的土地,碧灵仙子清楚听见心脏濒临分崩离析的嘶声。
  蓝安的脸色苍白,嘴唇微微颤抖。多少次魏无羡不得不在碧灵仙子充满爱意的眼神里凝视这张脸,淡色的眸子,血色尽失的唇。他试图从这张蓝家先祖的脸上亲切地找出一点蓝忘机的影子,然而这次却失败了:蓝安像一头走投无路的困兽,仰起头,无声绝望地嘶吼。
  碧灵仙子的视线模糊为血红一片,艰难地冲他笑笑,轻声道:“你过来...好不好。”胸腔起伏,更多血汩汩涌出。
  蓝安上前几步。
  眼前一阵阵发黑,碧灵仙子探出手,缓缓抚上蓝安的脸,摩挲他的面颊,一寸一寸往下滑。
  用最后一丝力气,扼住了他的咽喉。
  “魏婴!”
  呼唤声中魏无羡睁开眼睛,一室黑暗中刺激性的香味争先恐后钻进他的鼻腔。一只有些发凉的手掌包握住了他的手,还带着点滑腻的汗意。
  魏无羡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开口带着些微沙哑:“蓝湛?”
  “我在。”
  “蓝湛... ...”
  顿时就放下心来了,头往旁边一歪,又失去了意识。
  厚重的布帷一层层被挑起,映出静室袅袅腾腾的焚烟。
  “无碍,只是耗了太多心神,睡了。”一个声音低低道。
  蓝忘机不做声,染血的手将魏无羡的手又攥紧了几分。
  
   TBC
评论(4)
热度(114)

爬墙中转站,CP都可逆,来去请随意。

现充咸鱼一条了(。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