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忘羡】行到水穷处(八) 如意

云深不知处内有一道漏窗墙,七步一景,讲述蓝安平生事迹,尤以其中四面为绝。
  “伽蓝”、“习乐”、“道侣”、“归寂”。
  魏无羡和金子轩打了一架,被罚跪在漏窗长廊的石子路上,一人各跪一头。中途蓝湛经过,也曾施舍给他一点脸色。魏无羡远远望见他过来了,忙挺直腰板,跪得板正,等待着他的斥责。
未料蓝湛一言不发,甚至背过身不看他,转而盯着墙上镂空的映画。
  魏无羡跪着扭来扭去,终于忍不住了:“你是蓝老先生叫来监督我的么?”
  过了一会,背对着他的人低声答道:“并非。”
  那感情好!这么跪着实无聊……魏无羡顿时来了精神,探头探脑地朝那边望去,要同他攀扯几句。
  那一面漏窗述的是蓝安与命定之人结为道侣。正值危急情形,前有妖兽,后为断崖,崖下便是深潭。结伴二人同被逼至绝境,竟在生死之间领悟了一套琴剑和鸣的杀招,击毙妖兽,当即互赠信物,约定永结同心。
  蓝湛的背影一动不动,似乎当真很用心地在赏析蓝家先祖伉俪携手迎击的风采,冷不防魏无羡开口道:“这女子是谁?”
  明知故问。蓝忘机冷冷答道:“自然是先祖的道侣。”
  “我也知道啊,不过这道侣又是个什么人,既然她和蓝安一样厉害,怎么都没个名姓?”
  “先祖感念之,不愿以尘俗杂事扰其芳名。”
  “那你们把人家的生平事迹都刻在墙上,难道就不算扰了芳名了?也不问问先祖愿不愿意。”
  蓝忘机忽得回头,含着怒气的声音也高了几分:“蓝家先祖的事,怎容得你口出不逊,妄加揣测!”
  “好好好算我失言!”魏无羡忙举起双手,“那说点别的,蓝湛,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要找一个怎样的道侣?”
  蓝忘机抿唇瞪着他。
  “内敛知性?不行你已经这么无聊了,两个人整天相对岂不是闷死?”
  魏无羡摸摸下巴:“那就来个活泼可爱点的?”
  “活泼倒是好事,太可爱了未免和你这冰清玉洁的样子不搭调......再者你待女孩子一定不够温柔体贴,人家还未必吃得消。”
  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:“无耻!荒唐!满嘴胡言!”一甩袖子转身就走。
  魏无羡见把人给气走了,撇撇嘴,随手捡起腿边一根细树枝。他在泥土里一阵乱戳,一边不无惋惜地想,蓝湛这厮,美则美矣,脾气太怪,恐怕是要打光棍喽。
  不知魏无羡用了什么办法,让一只只蚂蚁沿着细枝的路径从洞中被引到外面,正绕着一堆小石子团团转,蓝家制服配套长靴的足音去又复返。
  魏无羡警觉一回头,捕捉到蓝忘机谨慎靠近的动作,待蓝忘机看清他是在做什么,面上浮起一阵微妙的神情,两厢对视,蓝忘机一个字都没讲,又转身走了。
  再次醒来时魏无羡唇边甚至还带着点笑意,待得看清楚了床边的人,表情又僵住了。
  少女本来托腮坐在窗边,天青的道袍松松垮垮地垂下来,感知到这边的动静转过脸,一双漫无温度的眼令魏无羡心下一沉。
  “隔壁有人等你。”
  她淡声道,细瓷似的手随意拨弄了几下香匙,提了一旁长尾飘摇的拂尘,站起身来,翩然而去。
  魏无羡认得她,却是在碧灵仙子的共情中,那蓝安臂弯里的人。只是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,隔壁等着的一定是蓝湛!
  魏无羡下床时因为躺得太久一阵趔趄,连滚带爬地奔到隔壁房间撞开了门。
  魏无羡不自觉屏住了呼吸。
  好久不见,蓝湛。
  蓝忘机闭着眼半倚在床头,眼底深深的青影,衬得他一张雪白的脸好似个幽魂。
 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,轻轻亲了亲他的抹额。他握住蓝忘机的手臂,想帮他摆成蓝家标准的平板睡姿,下一秒手腕蓦地被人反手攥住了,骨节捏得嘎吱作响。
  蓝忘机已经睁开了眼睛,静静望着他。
  魏无羡想,蓝湛之所以号含光君,或许不仅是他逢乱必出,平生行事光风霁月,还在他那一双淡色的眼眸。冷于冰石时尚且能把持得住,若是噙了哪怕些许的笑模样,那流转的光华直要叫人迷得双腿发软。
  这样的人,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他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,他当之有愧。

TBC
发现还是以忘羡的戏份居多

马上就完结了,真的不来两句评论吗!!!!!!!
评论(10)
热度(122)

爬墙中转站,CP都可逆,来去请随意。

现充咸鱼一条了(。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