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忘羡】行到水穷处(九)知心

天不怕地不怕的夷陵老祖,也有在人面前搜肠刮肚开不了口的时候。魏无羡的手腕被蓝忘机捏得生疼也不敢呼痛,只因他瞧见了蓝忘机伤痕犹在的指尖。
  他舔舔发干的嘴唇,像哄孩子似的低声道:“你弹的曲子... ... 我在里面听到了的。”
  蓝忘机不松手。
  “这次是我太心急了,下次保证不会再出问题……不!没有下次了!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,再也不让别人上我的身,好不好?”
  蓝忘机忽的放开他的手腕,身子一拧,背对着他歪到床里去了。魏无羡满当当的都是心疼,哪里敢松懈半分,缠着抱着搂上他的腰,嘴里好哥哥二哥哥一通叫,只恨不知身在何处,不便就地扒光了来坦诚说话。
  夷陵老祖死过一次的,十三年浑浑噩噩不知所归。他只道那时间这个人受的苦一点不比自己少,此番才体会得其中三分意味。魏无羡表白时许诺的感情是真,可明明许诺了,还让他饱受流离,也是真。
  蓝忘机侧卧着,魏无羡这厢前胸贴上他后背,一边指天誓地一边胡乱揉摸,只恨不得跟他铸成一块儿。右手绕过蓝忘机的肩峰,顺着领口向上,到喉间凸起,到形状优美的下颌,曲线之流畅他早已谙熟于心。
  才想像平时一样撩撩蓝湛的眼睫毛,指尖却摸到一手濡湿。
  魏无羡呆滞了一瞬,心道,要命。
  他上一遭看到蓝湛的眼泪,还是在十七岁的那年。家府焚毁、父亲临危、兄长出走、重伤在身,那样的蓝忘机才肯默不作声流下泪水,他看在眼里,却没有任何立场去安慰。
  可这次不同了,这次蓝忘机的泪是因为他而流的。半温不凉的液体渗到指缝,魏无羡只觉得热辣辣的烫手,温度一直传导进心脏。
  这次,他有能力,也有自信安慰面前这个人了。
  蓝湛不想叫自己看到他的眼泪,他便不看,身子往下挪挪,调整成个两人都舒服的拥抱姿势,脸贴着蓝忘机的背心。蓝忘机滑溜溜的黑发就盖在他额头,魏无羡也不怕发梢挠得麻痒,把那共情里的事,略去蓝安负心一节,连同自己心里头一直惦记着他的话,都絮絮地讲给他听。
  说想你爱你喜欢你,是多少遍也不嫌多。说蓝湛我不要对不起你,也不会感激你,因为我要一辈子和你好好儿过。
  “蓝湛……”
  也不知这样了多久,魏无羡肉麻的真心话都反复说得口干了,总算怀中低低“嗯”了一声。
  “我的情哥哥哎!你终于肯理我了!”魏无羡喜道:“蓝湛,你回头让我看看嘛!”
  蓝忘机反手一抓,倒把魏无羡掐着腰翻到床的内侧,微弓的身体恰好形成个怀抱,将魏无羡牢牢圈进来。
  “真的不能再有下次了... ...遭不住。”蓝忘机说出来的话,嗓子也是哑的。
  魂魄七日不曾来复,便视为走失,共情的主体可以顺理成章地夺舍,将这副皮囊作为另外一个人活下去。魏婴应该还不知道,他昏迷了八日,蓝忘机也寸步不离陪了八日,几乎要以为是死别。后来他短暂醒来又睡去,蓝忘机却难以安心入眠,现下已经第九天了。
  魏无羡只顾喜笑颜开,亲昵地拿鼻尖在蓝忘机脸上这里那里蹭蹭,顿了顿,再次抚上他的颈项:“你这里怎么有条勒痕?!”青紫的印记,手指的形状犹清晰可辨。
  蓝忘机垂下眼帘,道:“无事。”
  魏无羡开口正待多问,有女声敲门道:“魏无羡,师尊有找。”
  魏无羡拿眼神反问:她说的师尊是谁?
  蓝忘机的眼神:你不知道?
  魏无羡摇头,他便附耳低声道:“抱山散人。”
 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,噌地从床上跳了下来,便要往门外冲,又想起些什么似的,回头粲然一笑,捏捏蓝忘机的手:“我去去便回。”
  跟着那高个子的女弟子绕了九曲十八弯的回廊,魏无羡心里也转着几百个念头,未曾留意视野一点点开阔起来,到得一处灌木花丛掩映的天然洞口。女弟子停下步子,执拂尘朝洞内一礼便转身离去。
  魏无羡不好轻慢,亦学她的样子一礼,一只圆头圆脑的松鼠顶着蓬松的大尾巴跳到他肩头,开口便是年轻女子的声音:“进来罢。”
  表面上看洞中并无甚玄机。四壁青萝蔓蔓,正北边上地面崛起一块石崖,简略地凿成个道坛模样,“她”就背对着坐在那台上。
  魏无羡敏锐地感觉到,抱山散人面前还有一道缥缈的形状,气息上有些亲切。想来应是碧灵仙子的魂魄,这一遭共情过后,反而虚弱了下来。
  抱山散人像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进来似的,兀自沉浸在同魂魄的低声交流。
  魏无羡大着胆子又走近了些。
  “你不怨我,和我该不该补偿你,是两码事。”她道:“你还有什么旁的愿望?但凡我能做到,万死不辞。”
  台上碧灵仙子的魂魄只剩淡薄的一道残影了,倒是转过身来,向着魏无羡的方向躬身深深施礼,身形渐渐在半空隐去。
  魏无羡微怔,又仔细感觉了一遭...魂魄的气息彻底消失了?!
  “魂飞魄散。”抱山散人转身道,眸中是与少女格格不入的淡漠神色。
  这是他母亲的师父,按理他也该跟着叫一声师尊,可魏无羡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蓝安怀抱里奄奄一息的女子,以及漏窗上那道写意的剪影。
  修仙道者一贯驻颜有方,她又是修炼了什么了不得的功夫,反而使相貌年轻了十岁?不不不这不是重点,碧灵仙子魂飞魄散固然遗憾,她找他又是有什么事呢?总不会是来叙旧... ...两世以后,他已然不大记得幼年的事了。
  少女的面貌用老者的语气幽幽叹气,总有些违和的感觉。抱山散人道:“你过来。”
  魏无羡依言上前。抱山散人抬手,一道朦胧的光雾罩顶,仿若沐浴暖阳。魏无羡直觉身体一轻,接着像是有什么气似的东西注入他体内,在周身运转,再尽都汇聚至胸口,微微发热。
  一切已毕,再抬眼时,抱山散人竟然化回了青年时的身量形容。
  “我分了你一半金丹。”她道。
  
  
  TBC
评论(17)
热度(157)

爬墙中转站,CP都可逆,来去请随意。

现充咸鱼一条了(。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